宽凳科技:现有地图主要靠人力 高精地图未来或
来源:test 点击: 发布时间:2018-10-10 07:59
宽凳科技:现有地图主要靠人力 高精地图未来或诞巨头

(原标题:宽凳科技刘骏:现有地图主要依靠人力,高精地图未来或诞生巨头)

“宽凳科技专注于做好高精地图。类似微信是手机上的超级应用,我们相信未来真正能够成为智能网联车上超级应用的就是高精地图。”宽凳科技创始人兼CEO刘骏告诉记者,虽然商业想象空间广阔,但并不为所动。

根据资料显示,宽凳科技成立于2017年初,是一家专注于高精地图研发的科技创业公司,为整个自动驾驶生态链提供完整的数据服务,其核心技术包括深度学习、图像识别、三维视觉、智能机器人、地图构建以及基于此的大数据云服务。

刘骏本人曾先后担任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兼全球工程技术总监、人民搜索首席科学家、百度公司副总裁等职务。创办宽凳科技的他对于即将到来的自动驾驶行业的爆发充满了期待:“2020年前后一两年将会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自动驾驶技术的爆发可能会是冰棍球曲线。我们可以看到爆发所需要的各项技术都在慢慢成熟。”

从非刚需到刚需,从量变到质变

不同于其他地图软件,宽凳科技在商业模式上选择了B2B2C的打法。刘骏告诉记者,这也是高精地图第一次有机会形成这样的模式。在他看来,B2B2C模式最大的优点是容易跨域,单纯只做2C业务会需要市场推广,成本过高,而前者则可以通过借助众人的力量再在今后向C端市场推广。

此前地图做不了这种模式最主要的原因在于非刚需,尤其是在汽车内的使用场景中,车载屏幕的地图真正的使用率或连1%都不到。

“以前的地图,要么是在手机的生态中,但并不是刚需,车上同样如此。这其中并没有形成闭环,基本上是数据被卖给车厂,最终怎么用这个数据并不知道。但是,高精度地图未来属性的变化会很大,如果看现在,中国大概只有十分之一的车有屏幕,即使有屏幕也只有大概十分之一的人会用它做导航,因为大部分人还是用手机导航,所以现在这一数量级远远不是刚需。”

而高精度地图背后则与自动驾驶紧密相关。如果按现在汽车的保有量不变作为前提,按未来100%的汽车都会是自动驾驶的情形来进行计算,从1%不到的使用率发展到100%的使用率背后,实际上是近百倍的增长量级。对于任何公司来说,这样的成长速度也将会让公司产生激变,只不过究竟需要多少年来实现,目前尚不知晓。

“地图产业近百倍的增长,市值将达到数万亿元,中国目前还没有这么大市值的公司,你可以看到这其中的空间有多大。更重要的是,任何事物在扩大一百倍的时候都有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背后的原因就是这件事从非刚需变成了刚需,从开环变成了闭环。”

刘骏认为,如果拿手机为例,手机的真正刚讯在通讯,所以会出现微信这种超级应用,而智能汽车上的刚需则在出行,从当下来看真正能够成为超级应用的就是高精地图。

高精地图能成为超级应用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众包更新的循环逻辑——用的人越多,结果越好,反过来收集到的用户反馈也更多。这其中,光靠一家平台也无法做好,想要带来好的用户体验一定需要一款跨平台的产品,这也是宽凳命名背后的一层含义:欢迎合作,希望有最多的朋友。

“除了高精地图,我不做任何其他的东西。这背后不光是创业公司精力的问题,自动驾驶里面交叉竞争的太多了。我们支持大家把整个自动驾驶领域提升,现在自动驾驶在L3上影响最大的还是可靠的高精度地图。”在当下的时间节点上,自动驾驶、无人驾驶已开始逐步实际落地,宽凳为此也已摩拳擦掌,把中国的第一张高精地图做好,是他们当下所视为最重要的战役。

据介绍,目前宽凳科技产品已进入到量产阶段,地图已覆盖到全国,其“百城百万计划”,投入上亿元,完成100个城市,100万公里道路的高精度地图绘制,完成中国道路“主动脉”的铺设。在从三维的空间投到二维的时候,照片上有标记点,且是多祯。

刘骏告诉记者,很多车厂都争取在2020年前后实现L3级别的自动驾驶车量产,但竞争激烈,究竟哪家车厂最后会胜出无从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大家享受新一代服务的可能性会越来越近,比如在高速公路上实现从收费站到收费站间的脱手自动驾驶。

对于盈利和商业化预期,刘骏并没有表示任何担忧。在他看来,只要做对了有意义的事情就不需要为挣钱担心,只要能把这一块产品做到最好,未来至少能成为互联网巨头。

高精地图的颠覆与挑战

当下,虽然现有的技术已经可以实现从单条道路至小区规模的展示,但高精地图行业的挑战仍主要在于规模化。其中,在规模化的挑战上又可分为两点:精度与自动化。

“小规模的精度本身并没有挑战,但困难的是怎么把小规模的一块块拼起来,拼成一个全国的,这背后要求的是超高精度。”精度上的误差越大,自动驾驶带来的驾驶事故越有风险。就好比是用砖块搭一座楼,建楼的基础是要保证砖块规则,大小一致。

“人工智能的识别率你要是能做到99%,98%甚至97%就可以在世界级的大赛上获奖了。但是假如说外面每100辆车,就有2,3辆车会出事,这可能上路吗?”他告诉记者,按照车规级的最低标准,AI识别率最低要做到99.9999%。即便只有百分之一二的差别,背后都是完全不同的技术路线,甚至是否能够真的实现深度学习都难下定论。

刘骏指出,光靠GPS来定位是不够也不可靠的。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信号,即便在高速公路上,路边的高压电线杆也会形成干扰。统计资料显示约只有30%的道路能够完全用GPS来定位。虽然行业内也有尝试通过差分站与实时通信等方式来解决的方案,但是最终也只会引入新的不确定性因素。

而宽凳成立的第一天便致力于解决这一难题,虽然目前定位依然是自动驾驶行业还未完全完善的问题。但宽凳科技表示在定位技术上目前能够在行业位列前列。通过机器学习的方式,向人类的识路方式学习,利用包括视频,毫米波雷达等各种传感器,实时识别周围的环境和地上的标注,然后反向定位自己。截止到如今,即便信号很弱甚至没有信号,宽凳科技也能做出10公里以内的隧道,10公里以上的虽然存在挑战但也难度不大。

其次是自动化。虽然行业内平台都宣称是自动化,但真实的情况是仍然由大量的人工来负责制作,在地图上每人每天的效率不会超过10公里。而中国光高速公路单程路线长度就有16万公里,假如考虑到(多次)往返及城市中的道路情况来算,背后所需的人力和成本令人难以计算。

相比较而言,宽凳科技借助AI等技术已实现高度自动化。在数据采集上,宽凳科技依靠自己的车辆通过在路上实际行驶,贴近路面来收集,后期则主要依靠汽车上返回的数据进行不断优化。

“就好像安卓手机的用户不会注意到系统怎么调度内存分配任务,高精地图的背后需要做大量非常难的东西才会有技术的壁垒。”他举例道:要显示车现在在什么位置上,首先要采集地图,然后实时计算和比较。

和市场上现有的地图产品比起来,宽凳科技所做的则是颠覆性的工作,对于前者的那些产品,刘骏毫不客气的称呼其为“示意图”,而不是地图。宽凳科技的高精地图所要反映的是真实的物理世界,在其产品上也将不会参考现有的任何地图。

“有个比较好玩的故事,因为现有的地图大部分是人画出来的,所以会涉及到版权纠纷。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在不同的产品地图上会看到样子不同的人形天桥。可笑的是,实际生活中这座天桥就只有一个样子。”

最后,刘骏表示,自己的信条便是看准了一个核心,然后专注去做就可以了,如果有一位创始人谈到许多方面都很重要,往往没抓准哪个最终会改变格局。自动驾驶中国有希望做到全球领先,而如今在高精地图上,宽凳科技也有信心表示,其技术不会亚于全球任何一家公司。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