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时尚动漫宠物汽车搞笑

      <kbd id='2kmyP'></kbd><address id='2kmyP'><style id='2kmyP'></style></address><button id='2kmyP'></button>

              <kbd id='2kmyP'></kbd><address id='2kmyP'><style id='2kmyP'></style></address><button id='2kmyP'></button>

                  老挝田野录音┃听见不一样的声音,倾听地球的心跳。

                  发表时间:2018-01-14 15:32 来源:新闻网 四财政局

                  初次在网络上知道施坦丁,是因为一个概念“田野录音”。田野录音是 Field Recording 的直译,其中 field 在这里不仅仅是指田间、野外等自然环境,也可以将范围扩大到“实地”、“场所”。施坦丁和她的搭档Laurent的田野录音主要指深入少数民族地区,在与当地人民的生活过程中用录音设备记录传统民间音乐。但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理想主义和学术色彩、且不会为她带来多少经济收益的事情,她一做就是十年。

                  id="mp-editor">

                  GEO:你最近一次的旅行时什么时候的事?去的什么地方?

                  GEO:你是怎样确保你的田野录音旅行的可持续性的?到目前为止开展得是否顺利?

                  GEO:为什么会有这样一次旅行?

                  答:旅行对我来说就是生活,没有为什么,我二十多年在路上,已经习惯了。我和男朋友是在老挝的一个被原始丛林包围的村庄认识的,他连续六年旅行到那里,太喜欢了,对我而言,老挝的自然生态和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另人着迷。

                  答:我和男友骑摩托车从云南大理沿214国道到了景洪,再走小磨公路过境。他买了一辆二手摩托,我们想经历一个长途旅行测试一下摩托的性能。还有我一直不喜欢在中国过春节,过去的新年有很多民间传统节目,现在满眼都是消费,膨胀的消费,拥挤的人群。我住在大理,这里一到新年街上都没法正常走路。本来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躲开这个新年,后来还是选择老挝,老挝的中国游客还不算多。另外,我这几年频繁地去老挝收集民间音乐,还比较喜欢北部,很多的原始丛林,少数民族文化也比较集中在北部地区。

                  答:2006年。早在2000年,我就开始给杂志撰写一些传统音乐方面的文章,觉得我的家乡有太多优秀的少数民族传统音乐,一直想过把这些音乐记录下来。2006年我遇见了法国LAURENT(劳弘),他已经记录民间音乐十多年,走过不少国家。于是我们就开始合作,直到现在。

                  在西岗果遇见一位法国老人,六十多岁,他一九七四年就自驾车穿越欧亚大陆了,一直到巴基斯坦,听他讲四十年前的旅行往事很过瘾,也把某些历史温习了一遍。我问他那次旅行的动力是什么,他说为了和女友共同有一次深刻的经历,“十年前她去世了”,他说,一个人的旅行很孤独,但他可以用旅行的方式思念她。

                  答:再过一周我会去贵州黔东南的山里,在那里工作一阵。六月再去欧洲,我的小孩在欧洲上小学,他的假期,我们一起去旅行。也计划在一些欧洲国家做小型的音乐交流。以往,他和我们有过去记录音乐的经历,未来,也希望他看见有人喜欢我们做的事情。

                  GEO:在这样的旅行中你关注的点是什么?

                  【人物】施坦丁,1976年出生在新疆伊犁,17岁搭便车走遍新疆南北。1996-2006生活在北京,在媒体任职,写作,旅行。2006年开始和LAURENT一起记录各国少数民族民间音乐,记录了越南、柬埔寨、老挝、泰国、印尼的少数民族传统音乐,在中国的新疆、西藏、贵州、四川及云南记录整理了大量少数民族民间音乐。也出版了小说《三日三夜》,《给孩子的信》。

                  今天汇率:人民币买老币1264/老币买人民币1275

                  答:春节到3月中旬,去老挝。

                  GEO:你接下来还有什么旅行计划?

                  GEO:对于想做田野录音旅行的人,你有什么建议?

                  答:喜欢并尊重所有不同的人和文化。

                  答:凭心,心里喜欢各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和音乐,只要有了时间有了钱就上路。我们在2007年成立了自己的音乐厂牌,KINK GONG,用来发行自己记录的音乐,已经有一百五十张,也有欧美的厂牌在出版,有一些小小的收入,我也尝试写作和短期的一些艺术项目合作增加收入。我一直觉得生活和工作是一体的,无法分开,你要问我的生活顺利吗,怎么会呢,困境时常发生,就像经常坐当地的车夜里盘旋在深山里,你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类似这样的经历还会不停再来。

                  GEO:这次路上有什么故事发生?

                  答:这次的旅行相对随意,也希望遇见好的民间艺人,能记录到一些传统音乐,在我们从南塔到西岗果,这片北部地区的变化非常大,最早中国商人来这开采原木,到种植橡胶,现在又是香蕉和咖啡生意,还有更大的和老挝政府合作的电力项目。我眼睁睁地看着少数民族人的生活和传统文化在经历着镇痛。在西岗果,那里正在修建和缅甸通商的大桥,跨越湄公河,公路也在拓宽,尘土飞扬。一天早晨,政府通过小镇的广播通知民众去一个草坪割草,以便来考察的直升机降落,中午,一架直升机盘旋一阵降落小镇,周围的民众呼涌而去,特别像电影,荒诞现实。但在我们的国家不也是这样吗?对普通人影响最大的还是政治,政治上的不合理让普通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答:我们骑摩托车刚入境到namtha(南塔)的时候,发现这里的商业化太快了,已经不安静了,就决定去xiengkok(西岗果)。

                  GEO: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田野录音的?为什么?

                  GEO:你的路线是怎么设计的?

                  带了两本书在路上,一个是弗洛姆《爱的艺术》,一个是卡佛《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我多数时间看卡佛,走到melong(勐龙)小镇的时候,感觉很安静,想停下来,又找到一个寂静漂亮的木屋旅馆,那时不想去探访一些村庄,就想安静地在被自然环绕的小木屋里住下来。一片花园加八间木屋就我们两个客人,我们进进出出看这里的工作人员比我们还多。后来一夜听到车声人声,清早人走又清净下来,连续发生了两次,我们怀疑这里不是正常营业的旅馆,后来事实证明这里是“红灯区”。但是老板的女儿很文静有教养,还在越南留学,我想了想老板为了让女儿将来有好的前途,为了多赚钱才改变了经营方式。这和我正在读的卡佛的小说很像。

                  (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请后台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