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徐佳莹:我发自内心想要分享一些三十几岁女子的心声,很赤裸 - 新闻网 四财政局
首页 旅游时尚动漫宠物汽车搞笑

      <kbd id='2kmyP'></kbd><address id='2kmyP'><style id='2kmyP'></style></address><button id='2kmyP'></button>

              <kbd id='2kmyP'></kbd><address id='2kmyP'><style id='2kmyP'></style></address><button id='2kmyP'></button>

                  徐佳莹:我发自内心想要分享一些三十几岁女子的心声,很赤裸

                  发表时间:2018-01-18 05:46 来源:新闻网 四财政局

                  南都:参加《我是歌手》后,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这会不会让你有创作上的压力?

                  徐佳莹:因为我这首歌的制作人陈星瀚是一个很厉害、做了很多舞曲的制作人,这是第一次跟他合作,他有一个儿子,一岁多,很可爱,我一直在脸书follow他儿子的照片。我说你可不可以把你儿子的声音弄进去,这是个无理的要求,没想到他答应了,因为刚好那阵子他儿子的口头禅就是“干嘛”,我这首歌的名字就是《现在不跳舞要干嘛》,我跟他说那你可不可以把小孩说的“干嘛”录下来,然后放在歌里面,他说好诶。是再适合不过了。

                  南都:现在有想要合作但一直没机会合作的音乐人吗?

                  南都:那厘清的过程顺利吗?

                  南都:这首歌编曲还录了 小 孩声音,为什么做这样的设计?

                  南都:你跟艾怡良的合作也很有火花,你作曲,她作词。

                  PART3 沉淀“好险还能借由创作

                  徐佳莹:都有可能,现在都还没有定案,可能会有演唱会,也可能会有写真集,哈哈哈哈,没有啦,写真集我乱讲的。

                  南都:在张惠妹新专辑《偷故事的人》里,你作曲的《傲娇》是一首风格炸裂的歌,展现了不同的一面,刚好这首歌的作词人也是艾怡良,同时你们三个一起唱,演唱组合很特别,当时合作有什么故事分享吗?

                  徐佳莹:是还蛮不顺利的,但都已经过去了(笑)。会不确定这样做到底好不好,或者自己怀疑自己。不只是我,我们的团队这三年来也经历了大大小小的事情,做这张专辑的时候真的很想让大家看到我们的成长,还有我们的诚意。

                  徐佳莹:我就觉得做音乐好像还是要开心,要能先感动我自己,我才有办法把专辑拿得出手(笑),所以这次还是慢歌偏多,每一首歌也是我真心想要讲的事情,像有讲小朋友的,有讲要跳舞的,也有讲长大的苦涩的,都是我发自内心想要分享的一些三十几岁女子的心声,很赤裸(笑)。我觉得我也是借由这张专辑厘清了自己现在面对生活或者面对感情的一些想法。

                  南都:在制作专辑的过程中,心态有什么变化?

                  南都:你说《心里学》这首歌写了三年,是你第一次这么真实把隐蔽的一面展现出来。三年是一个挺漫长的过程,中间经历了什么?

                  在不少歌迷心中,徐佳莹的歌最大功效就是“治愈”,有时还后劲十足,这张暌违三年的新专辑依旧治愈,但又绝不止于此,从《言不由衷》《白色》这些招牌抒情歌,到坦露黑暗面的《心里学》,到复古风舞曲《现在不跳舞要干嘛》,再到玩味十足的《是日救星》,让人感受到一个诚恳、立体、真实的徐佳莹。

                  id="mp-editor">

                  南方都市报:新专辑名字为什么叫“心里学”而不是“心理学”?

                  PART2 立体“相信一个歌曲和一个人的缘分”

                  徐佳莹:会啊,应该多少也会有一点舞蹈吧,可是舞到什么程度现在还不知道,还没拍呢,搞不好只是微微地蠕动(笑)。

                  徐佳莹:那时候是突发奇想,想到“心里学”,像我上一张专辑叫《寻人启事》,我们一直在寻找,有时候不知道在找什么,反而会更空虚。我从做音乐的时候就会想说要讲简单的、走心的事情,然后要往自己的心里去找答案,去挖掘自己的感受,去面对自己的情绪,所以我就觉得要往我们的心里学。

                  南都:《言不由衷》是艾怡良作词作曲,跟她合作是什么样的契机?

                  徐佳莹:我会说三年是因为我写好的时间是在2014年,写好之后我心里会一直记挂着这首歌,就觉得我一定要把它写得更好。这首歌之前的词会跟现在看到的不一样,但是只有一段是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过,就是“本来就各自活着病着/没有要互相疗愈什么/只是基于我所认知的/该诚实到最后一刻”,这三年我时不时地会拿出来咀嚼,我觉得这就是我的人生观,有点像是我这三年的座右铭,我们有时候心里面会生病,大家会抱着自己专属的难题,你不能依靠别人去帮你解决,永远都要对自己诚实,永远都要勇于面对自己心里的难题,因为我自己是个很常会逃避的人,我会常常用这个来提醒我自己。

                  十年前,徐佳莹参加了当时台湾最火爆的选秀节目《超级星光大道》,胖胖的她不太自信,只凭对音乐的一腔孤勇走上舞台,“拿到300万的话我要开一个鸡排摊”,这让原本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她给观众留下了耿直少女的初印象,真正让她脱颖而出的是她的走心创作,最终斩获冠军,成功出道。鸡排摊的计划一直搁置中,而徐佳莹的音乐创作之路越走越开阔。2016年,徐佳莹出现在《我是歌手》的首发阵容中,在快节奏的综艺里,她显得有些紧张木讷,但细腻的唱腔、会心一击的演绎,让她圈了一大波歌迷,火了,但有些老粉私心想要珍藏的她。面对外界的嘈杂,徐佳莹沉淀思考,在去年底推出第五张个人专辑《心里学》,接受南都专访时,她笑言“发自内心想要分享一些三十几岁女子的心声,很赤裸”。这是一张看得见成长的专辑,那个不安小姐徐佳莹早已成为过去时,现在的她已经懂得如何恰到好处地展现自己最精致、最迷人的A面,也勇于露出最真实、最隐藏的B面。

                  南都:新专辑发行也有一段时间了,会关注网上的评价吗?

                  南都:为什么会把这首非自己创作的歌作为首波主打?

                  南都:你的歌一直都有疗愈系的感觉,用声音讲故事,最开始唱歌或者写歌就有想过是这样的风格定位吗?

                  南都:《傲娇》这首歌真的非常适合张惠妹的声线。

                  南都:后来是怎么走出来的?

                  南都:现在这个时代,能做到这个已经很难了。

                  徐佳莹:我比较不会用感慨的角度去回顾过去,但觉得说比以前更加珍惜,这十年对我来说,说快其实也没有这么容易,身边一路上有很多好人,歌迷也一直支持我,我觉得那些都是无价之宝,所以更觉得说想要好好地去做音乐,好好地再走下去。

                  徐佳莹:没有,我最初写这些歌的时候,也无意间是想要疗愈自己,有时候觉得东西写出来,变成一首歌以后好像情绪就得到了一个出口,久而久之就会觉得说开心也来写一下,不开心更要写,写完之后心情好一点,又多了一首创作,何乐而不为。后来才知道这些歌也可以带给别人安慰,才慢慢走上这条路(笑)。

                  徐佳莹:我当时作曲是想尝试一个新的曲风,写的时候也没有目的对象,不知道谁会唱,只是试试看没试过的东西,也是经由朋友,被Mei姐听到了,Mei姐一听就说她要这首歌,你知道吗,我当时就是喜出望外,当时就说好哇,太开心了。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歌曲和人的缘分。

                  南都:《现在不跳舞要干嘛》这首舞曲会出M V吗?是不是也会有舞蹈?

                  徐佳莹:我们那时在收歌,我在写的同时也在跟别人收歌。她这首歌我不是在收歌会议上听到的,是无意间在朋友那边听到她唱的Demo,我一听到就很感动,觉得这首歌写得也太好了吧,有人问“有人要吗?”我说我要!我就是喜欢这首歌啊,我要!我觉得这好像对一个女子……(南都:一见钟情。)对,就是这么纯粹,可是它很真实。

                  南都:今年是出道的第十年,回首这些年有什么感慨?

                  南都:当其他歌手向你邀歌,你怎么去量身定做?

                  南都:在十周年这个特别的节点,接下来有巡演计划吗?或者其他不一样的尝试。

                  徐佳莹:我不是那种厉害到能做到量身定做的创作人,但是我会尽力以我自己的想象(去创作),有机会跟那个歌手接触当然最好,就算是再怎么量身定做,我觉得写的歌里还是会有很多我自己的影子,所以这件事情就是随缘吧。

                  徐佳莹:是,不过我当时写的时候真的完全没有想到可以是Mei姐来演唱,当时M ei姐一唱就觉得完全很适合,所以我觉得这就有缘分啊,很美好的一件事情。

                  徐佳莹:因为它可以涵盖的事情太多了,这是一首很大的歌,不是说它很澎湃,是说情感面很大。又有祝福,可是又扎心,可以温暖,也可以让人听完之后很沉重,但是听两三次消化一下之后,觉得好像很多事情不会过不去。我觉得这首歌蕴藏了太多的营养在里面,所以让它作为一首开门的歌,让大家进入我的专辑,我觉得很适合。

                  徐 佳 莹 :我觉得只要我还在这一行,这就是我一直要面对的功课,我只能不断地提醒自己,但另一方面是好险我还能创作,还能借由创作好好地去思考这些。

                  PART1 真实“我自己是一个很会逃避的人”

                  徐佳莹:那段时间也没有刻意避开音乐,就没有把工作上的事情看得这么重,先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想玩就玩,想喝就喝,想干嘛就干嘛,尽可能让自己像一个放暑假的学生一样(笑)。

                  好好地去思考”

                  徐佳莹:就是觉得我要“心里学”。别人在网上怎么看我,或者别人对我有什么期待,我应该要先抛开这些,所以最后反而会觉得要往我的心里看,要沉淀。

                  采写:南都记者 丁慧峰 实习生 郭东华 林可涵

                  南都:好像在去年有一段时间是暂时先放下音乐,让自己静心,那段时间每天都在做些什么?

                  近两年频频在影视作品中听到徐佳莹的歌声,她俨然成为新一代“影视歌曲专业户”。当老歌迷担心她在商业化的道路越走越偏时,徐佳莹用新专辑《心里学》告诉大家:她在沉淀,她依然在好好地做音乐。

                  徐佳莹:这件事情就很妙,因为当时听说这首曲Mei姐到处发词,那种曲风我没办法写词,后来我知道是艾怡良在写。是在朋友的聚会上,我跟艾怡良遇到,我朋友跟我说“你知道是艾怡良在写那个词吗?”艾怡良就说“哈?那个曲是你写的喔?”我们都很惊讶,因为不是一起写好这首歌给M ei姐,他们是先拿到曲,然后发词,然后艾怡良就写到了他们满意的词,这首歌就变成了我跟艾怡良的合作,就是很神奇。

                  一直低调的徐佳莹在《我是歌手》惊艳一时,随后的每一次舞台聚光,她用一首首或细腻或灵动的改编歌曲,获得了观众的青睐,也拥有了一大批新“入坑”的歌迷。

                  徐佳莹:有很多很多,比方说窦靖童,我看到她的专辑封面觉得她好酷,不一定要合作啦,希望有机会可以见到她本人。

                  徐佳莹:以前会,可是已经过了那个过程,我做这张专辑就是在经历这个过程。

                  徐佳莹:我会看,我看到那种说不好听的或者是批评的,已经觉得不会怎么样了。我反而比较关注那种,有人会对某首歌写下很多感想,是自发性的因为这个音乐而去思考,我看到这种就会很开心,那是对我最好的回馈。

                  徐佳莹和葛大为一起写的歌曾让不少歌迷疯狂单曲循环,在徐佳莹的眼里葛大为是“灵魂伴侣”,除了这一对默契十足的搭档,徐佳莹和艾怡良这两个新生代唱作人的碰撞,也迸发出了耀眼的火花。

                  “创作”无疑是徐佳莹最大的音乐标签之一,最初,她给自己写歌,后来,她的创作也出现在别人的作品里。那些写给别人的歌,有时能捕捉到徐佳莹自己的影子,有时又会惊讶于原来徐佳莹也有这么不同的一面。

                  作者:丁慧峰

                  相关阅读